浅述中国网络民主现象

(毛槪期末论文,老师没有限定议论主题,于是有作此文。)

浅述中国网络民主现象

——兼议17号文件及33号令对其影响


内容提要

2005年3月16日,因为各大高校BBS为响应教育部17号文件,纷纷限制校外网民访问,并实行「实名制」注册。

3月20日,信息产业部实行33号令,对国内非经营性网站实施备案管理办法。

……

继过滤机制(Filter),Great Fire Wall之后,政府对网络文化层面的干涉由不成文的限制到了有明文规定的法律法规的「保障」。本已让广大网民诟病的中国网络民主进程,在2005年春暖花开万物待发、一片欣欣向荣的时节,又一次遭遇打击。

文章通过记录当前国内网络过滤机制与国域网防火墙问题,及草根媒体的崛起,对中国互联网民主现象,话语权不平等,进行剖析与批评。并因政府对于言论管制而造成人为的「群体极化」作若干讨论。


 

没有自由的地方是最危险的。

——罗索


引言

2004年9月13日

创办于1999年9月17日,素以秉承民主自由精神而着称的全民间性质BBS「一塌糊涂」⑴,被国务院新闻办、信息产业部、教育部、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北京市新闻办等部门联合宣布关闭。迄今为止,不见一纸实体的「关站令」。

而此前,该站已因为其言论自由度,多次遭受政府压力。⑵

2004年下半年

教育部发布「17号文件」(《关于进一步加强高等学校校园网络管理工作的意见》):

高校校园网BBS是校内网络用户信息交流的平台,要严格实行用户实名注册制度。要加强对校园网BBS的规范和管理,及时发现和删除各类有害信息。对有害信息防范不力的要限期整改,对有害信息蔓延、管理失控的要依法予以关闭。

2005年2月8日

信息产业部发布第33号令(《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备案管理办法》)⑶: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提供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应当依法履行备案手续。

未经备案,不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从事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

本办法所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提供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是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组织或个人利用通过互联网域名访问的网站或者利用仅能通过互联网IP地址访问的网站,提供非经营性互联网信息服务。

同年3月16日起

水木清华、北大未名、南大小百合、浙大海纳百川、武大珞珈山水、上海交大饮水思源、西安交大兵马俑、南开大学我爱南开、复旦日月光华⑷……全国多所着名高校校园论坛或屏蔽校外IP访问,或禁止校外用户发帖讨论,而论坛内部一律实行「实名制」注册。

3月18日

清华校园内学生自发聚集在刻有「行胜于言」校训的纪念物「日晷」前,周围摆满纸鹤、白花,以此悼念「已死的水木」。⑸

此后,各论坛部分版主纷纷辞职以示不满。

3月20日起

「33号令」正式实施,届时起在各地通信管理局设定的期限前,相关网站不进行备案的,将予以警告甚至处以最低5000、最高10000元的罚款。

……

继过滤机制(Filter),Great Fire Wall之后,政府对网络文化层面的干涉由不成文的限制到了有明文规定的法律法规的「保障」,中国网络社会民主进程又一次遭遇打击。

2005年,中国网络语言空间又会一片萧条,寒冬来临……⑹


过滤机制

自1986年互联网作为科研单位专用网络进入中国以来⑺,国民跟随现代的步伐,继收音机,电视机之后又多了一个对外交流,认识世界的媒介。改革开放带来的现代产物使人们能更方便地与外界进行文化交流,产生思想的碰撞。经历文革阵痛后的一代人,对现世产生迷惘,甚至对于中国社会的制度怀疑;而未参与过那次「革命洗礼」的年轻人,失却了历史所带来的痛楚却更愿意尝试体验新事物。于是这批人渴望转眼世界,了解全球的不同社会以及相应运转机制,不再甘于自闭苑囿中而双耳不闻窗外事了。古有林则徐「睁开眼睛看世界」,而今打开国门以后同样适用——互联网的介入则为此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平台。

诚然,「网络是把双刃剑」,任何科技力量都会有一定的两面性。当人们享受着互联网所带来的便捷资讯时,政府却逐渐发现了它的「负面」影响。比尔·盖茨所言:「信息即在指尖」,可没说什么信息:黄色的,反动的,迷信的……这些也都是信息,可这些垃圾信息却足以让政府害怕:教坏了自己的人民可不是闹着玩的!

怎么办?过滤(Filter)!

过滤关键词:一些特殊的,敏感的词汇统统从系统中过滤掉。于是,「裸体」,「激情」,「美女」统统被过滤——这与中国政府向来的扫黄打非作风一脉相承,除了那些只有「低级趣味」的小市民之外,一律拍手叫好。

黄毒似乎被祛除了,百姓的思想也该净化了罢。孰料,还有一大批「高级趣味」的人呢!他们畅谈国事,针砭时弊,有意无意间刺痛了当权者,破坏了「衙门」在百姓心中的形象。那么,再过滤!「共产党」,「保钓」,「妞妞」……等等,以至于国家领导人的姓名也尽成了过滤「黑名单」中的成员。⑻

逐渐的,一些所谓「屡教不改」,「罪大恶极」的「不听话」的网站,只要服务器在国内的——撤!若是单独使用一台主机的还罢,但如今大多数网站使用虚拟主机托管,一台服务器上十几、几十个网站,这下真做到了「一人获罪,株连「九」族」!一个网站被查出「有问题」——封查一台服务器,导致几十个网站同时被迫关闭。⑼

聪明的人们想到了国外,便纷纷将网站托管在国外运营商处,本想「天高皇帝远」。但是,一堵新的「长城」建了起来……


新「长城」

古有万里长城抵御外族的侵略,如今在网络上中国网民却不得不面对一堵新的「长城」——Great Fire Wall⑽——阻挡消息的来源。建于冷兵器时代的围墙,是巩固自身统治权稳定的保障,信息时代的「围墙」即使持有相同的理由,却使中国绝大多数网络使用者始终处于互联网的边缘。

人们无法听取外面的声音,网络最大的功能之一如此被逐渐扼杀。在中国大力宣传IPv9网络新标准的同时,其实言论比技术更为重要。「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这是小学生都懂的道理。

「从规模到投资、到技术的先进性、到封锁之复杂、之严密、之耸人听闻等方面是全世界独一无二……」

这是「外界」对其的形容。即使带点夸张成分,但技术的进步却没有推动社会思维形态上的前进,甚至有所倒退,令人喟然。

在「保持党员先进性」,「与时俱进」等的呼号中,还有多少社会、时政弊端未被(甚至是未敢被)揭露出来呢?大力宣扬积极方面时,却又不断压制、削弱人们本就势弱的话语权,势必造成人为的群体极端化⑾现象。

群体极端化是由「开始即有的某些偏向」导致最后的「极端观点」,原本「开始的偏向」应该是因个人价值观、世界观认知的不同所造成的。但在国内,某些「偏向」有可能几乎是由人为的、政府控制所制造的。一味对人们灌输「积极」思想,会让相信的人更加笃信不疑,就像相信自己乃「天朝大国」,外夷所谓的文化不足一提;而不信的人愈发不信,乃至于社会、制度的怀疑,抵制,反抗。

群体极化这一现象其实本身本无所谓好与坏,更多的言论反而会增加社会的议题库,多种声音交融在一起的场面更美好。而群体极化原本在拥有两种反面声音相当的情况下,完全有可能趋于中间,形成一种去极端化的结果,使人们的思想更为理性合理——唯一例外的情况是,当两种声音都坚信自己的观点且不易被改变,甚至可能分裂本属同一团体的两个持相左意见观点的群体。

人为地削弱其所谓的「负面」影响,无疑如「揠苗助长」,单纯一味地期盼公民尽快投奔到自己的思想阵营,将导致不平衡的发展,明显违背客观规律。(若是同纳粹消灭犹太人,宣扬所谓的种族净化,极力排除异己一般时,那么网络上的暴力统治也莫过如此了。)要知,哪里有压力,哪里自然会有反抗,网络社会中人为造成的群体极化极有可能形成现实社会中动荡不安定的因素之一。⑿


草根的力量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对于包括国家政治事务在内的各种问题,坦率地发表意见自然是这种权利所包含的内容。⒀

然而事情一旦发展到网络上,便不由产生了转变。原因是现实社会中刊物的出版必须经过新闻出版局的审核,批准,而发行后亦有《出版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对其进行约束。而编辑也会因经济、政治成本等因素考虑自身行为,言论上总是小心翼翼。⒁

而网络的出现,论坛、留言板、Blog等技术的随之而来,方便了人们对自己观点的表达、阐述,原本处于言论弱势的群体,终于有机会站出来说话了。即使这些位于非主流舆论的大部分言论只会被小众群体所接受,但是仍会有相当部分,因为网络的链接效应,产生滚雪球般的现象,为众多人所获悉、了解。

这些原本话语权处于弱势的发言人,我们便称其为「草根」(Grassroot),既形象又贴切:似草根般弱小,却又有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生生不息的力量。

虽然草根媒体开始仅是小众的媒体,而往往这些小众有时是某些观点领域的精英,他们引发的讨论有可能由小小的声音发展成为大众的心声。他们有先觉先悟的能力,社会的进步需要这些人的思潮上进行推动。

随着人们在网络中能够更便捷、广泛的获取信息,传统媒体的导向力逐渐削弱。公民愈加有权力选择自己所关注、所需要的话题、事件报道。虽然这样将是造成群体极化在个人方面的原因,但是如前文所言「广泛的言论能增加社会的议题库」。而政府对信息的管制无疑使言论范围更小,也将令人无法触摸到更多的真实社会信息。对于信息的过滤,选择权原本应是个人行为,因个人喜好、修养、教育程度、民族等趋导,而决不该由政府加以干涉公民应该看什么、不该看什么。否则最终结果将使得人们只能始终生活在由自己或是执政者产生的声音的「回音房」中。

网络的民主不该被扼杀在人们迫切需求广泛交流,认识了解新的世界观的时候。政府对于信息的隔离,控制人们接近互联网,无非「一方面是为了防止人们了解其他的机制,一方面也让领导人逃避监督与批评」!⒂


堵?还是疏?

且不论20世纪初美国的「禁酒令」对于现世的积极启示意义如何。本已让广大网民诟病的中国网络民主问题,在2005年春暖花开万物待发、一片欣欣向荣的时节,却连连引来了两次冰霜般的打击。

3月16日,因为各大高校BBS为响应教育部17号文件,纷纷限制校外网民访问,并实行「实名制」注册。

3月20日,信息产业部实行33号令,对国内非经营性网站实施备案管理办法。

学术气氛浓郁,充满人文关怀、科技新知色彩的「水木清华」,无奈如今将被作为示范单位,在全国高校BBS面前,率先「听从」17号文件的精神。使一个昔日辉煌,甚至是影响过一代人的论坛就此萧条,走向末路。作为全国学术中心的清华素来以「开放」的理念赢得声誉,以敞开的校门面对社会、面对公众。可现在在信息、言论的管治下,却在最先进的交流平台——互联网上,闭上了自己的门……

骨牌式的效应,全国多所着名高校论坛相继暂停运行,对外关闭。一时间让众网民乍舌不已。

原本象牙塔内应该是一个氛围最活跃,交流更广泛的地方,讨论的话题甚至不该有任何限制⒃。但是,「89」以后,人们都认为现在大学生缺乏正确的「价值观」,「是非观念」,易冲动,诸如此类缺点多多。领导者却不采取积极的「疏」,用引导的方式让他们自我选择走的道路,而是一味使用被动的「堵」的方法,大禹治水的经验于此无用武之地呵……

至于其他的民间论坛,更是早就受到影响,为顾全自家生意,只好「学习」茶馆,纷纷高挂「莫谈国事」的招牌——百姓都不关心国事了,难道只让执政者们自己来过问国事,人民的任务就是做体制下的「顺民」?这样的社会何有进步可言?!古人尚且知道「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的道理,而今人们居然被先进的技术「蒙住嘴巴」,岂不悲乎?

针对大众的论坛因各自生存的需求,只有委曲求全,「莫谈国事」。于是,「草根」媒体顺势而起。最具代表性的即是Blog及众多个人网站,他们面对的受众虽然只是一小部分人,但是因为自给自足,相对来说无需顾虑论坛申明之类的约束,言论将更为自由,甚至激进。

原本这些基本不受限制的声音会因聚合、交融,可能产生一种更强大、更具代表性,甚至体现民主意愿的论调。就像报刊的专栏作者一样,提供一种话题供大家讨论,赢得更多的声音。(当然,国内报纸基本不会出现激烈言论,往往代表执政者的心声——所谓之为「政府媒体」。)

然而在今年2月8日,信息产业部却发布公告,要求非经营性网站——说穿了其实更大多数的就是个人网站——进行备案!以往报刊、杂志等传统媒体登陆成为线上媒体需要经过各地通信管理局备案,至少一个目的是可以通过政府监管大众媒体的言论及控制其舆论引导方向,而如今作为草根媒体的个人网站居然也要进行备案,实在令人不可思量!就像以前开轿车,骑自行车需要牌照,而今行人上马路步行也要申请备案——中国的弱势言论群体「草根」,面临一次巨大考验。

虽然有人提出「非暴力不合作」,拒绝备案,但是当网站被关闭,罚款单送上门来的时候你又能怎么办?说白了,人家就是拿着电棍的警察,先吓你,再不然就直接揍你——而且揍得有理,有法令保障,是依法执勤!

由此,一些本身持有激进意见或是担心自己言论「违规」的匿名发言者,将不得不放弃自己的话语权——虽然可以匿名时,极端化很容易发生,但是丧失了一部分声音后的群体,即使没有极端化现象,那也是一个思想倒走退化的群体!当然,也有人想通过使用国外的服务器,以此来避免备案的监察,继续维护自己自由发言的权利。不过,Great Fire Wall却是现在一座翻越困难的「城墙」……

如此压制言论空间,貌似追求稳定,但真正用心却值得警惕,因为无数的历史事实早已证明了,这种扼杀不同言论的结果必将是全社会极度压抑后的火山爆发。⒄

中国的网络民主问题已是刻不容缓的需要解决了!

引用凯斯·桑斯坦(Cass Sunstein)在《网络共和国》(Republic.com)一书中所言作为结尾:

「完善的表达自由机制与社会福利大有关系。言论自由和出版自由不仅仅是奢侈品或受高等教育阶级的品味,它们能增加政府确实为人民谋利的可能性。」


后记

原本只是想用1500字来简单写写中国网络上的言论不自由问题,没想到越写发现涉及的越多,无奈写到现在5000余字,但是仍然只敢称作「浅述」。能力、时间所限,无法进行更深的剖析。

文章的言论或许片面,或许偏激,但是作为一个事实,国内网络的言论自由的确正在因为政府的管制遭受挑战。而网民或者「草根」媒体往往处于劣势 ——原本因为网络的开放性,传统主流媒体集中握在手中的话语权将不得不重新分配,平均到众多小众媒体——国内政府却把现实里中央集权的方式不合理地「移植」到网上,再次将逐步趋向平衡的话语权一下子收了回来,企图始终控制大众舆论及群众的意识形态。

这种为了保持在传统媒体社会中既有的控制舆论和垄断信息的特权,而采取网络管制和严格限定发布信息网站等措施,在一定程度上会延缓授众与受众之间关系趋向平衡的进程,但却难以从根本上扭转这个趋势。

历史的车轮总是前进的,网民在不得不接受现有管制的条件下,对于民主的迫切希望必定会产生新的解决方法。

而如前文所说「群体极化其实本身并无好与坏之分」,但是群体极端化显然是公民思维极端化的表现。若如今的某些想法逐渐表现为迫切需求网络社会中的民主,这自然对于广大民众是有利的,群体的意识力量不得不使政府作出妥协,但是其间必会有某些牺牲作为代价。这于政府维持稳定的民心必然不利,与其在需要更多投入来换得民众需求,不如更早获悉民情,提前在网络民主进程中握取主动权。

毕竟,用「堵」的方式,极端严厉地控制国域网与互联网之间的通道,虽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限制节点的发布和接受信息的功能,但长期以后所带来的经济领域的窒息副效应是不容轻视的,也是难以承受的。

依旧是Cass Sunstein:

「在一个完善的民主机制里,持续的事实报道往往会让希望成真。」

中国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仍然在尝试探索,相信唯有更多的民主参与,方能使其走得更好。


参考

⑴:www.ytht.net

⑵:可参考中文Wiki相关条目

⑶:211.94.161.3/FJ/106.jsp

⑷:水木清华、北大未名、南大小百合、浙大海纳百川、武大珞珈山水、上海交大饮水思源、西安交大兵马俑、南开大学我爱南开、复旦日月光华;……

⑸:可参考 www.may26.net/001602.html

⑹:根据《2005,中国BLOGGER的寒冬来临》一文而来

⑺:参考《中国互联网发展大事记》

⑻:这些并非耸人听闻,事实上,包括国内着名搜索网站百度(baidu.com)以及拥有千万用户级的及时交流软件QQ在内,许许多多站点、论坛等都对系统内的搜索、文字信息的传递进行了关键词过滤。

⑼:8u8.com公司恐怕是其中「受害」最深的一家

⑽:Internet censorship 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⑾:群体极化:团体成员一开始即有某种偏向,在商议后,人们朝偏向的方向继续移动,最后形成极端的观点。(凯斯·桑斯坦:《网络共和国》)

⑿:其实,综观现在的网络言论大势,大概对言论管制持反对意见的人占绝大多数,那政府所不愿见到的群体极化,便已倾向如处于悬崖之势,一旦触发便难以收拾。

⒀:《贺卫方:就「一塌糊涂」网站关站事致北大校长书》

⒁:难得《南方都市报》曾对「孙志刚案」进行调查披露,最终结果却因有辱广州市领导的「政绩」,事后被称借整顿报社内部帐务和清查贪污,将该报的整个领导层改组,并以「贪污罪」整治总编辑程益中,总经理喻华峰等决策人。2005年4月5日,程益中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新闻自由奖,国内传统媒体却不见任何消息。

⒂:凯斯·桑斯坦:《网络共和国》

⒃:抑或,以维持所谓的「安定」、「稳定」为理由,在不影响广泛民主的大前提下进行适当的限制,也不会招来过多的非议。

⒄:见⒀


成功的国家必须是自由的社会,在这样的环境下,才能容许不同思想并存,并能因应不断转变的世界作出适时适当的回应。

——诺贝尔获奖者 沃森

Typewritings @ Saturday, April 23rd, 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