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椎、陶道治疗交感型颈椎病3例

关键词:针刺;交感型颈椎病

交感型颈椎病是由于椎间盘退变和节段性不稳定等因素,对颈椎周围的交感神经末梢造成刺激,产生交感神经功能紊乱的病变。临床表现有头晕头痛、记忆力减退、视物模糊、耳鸣盗汗、心悸胸闷、情绪变化等等,不一而足。笔者在跟随导师学习诊治过程中,发现取用大椎、陶道二穴治疗交感型颈椎病患者,在改善相关症状方面有较好疗效。

案例一、方某,女,35岁,自由职业。双耳耳鸣三月,同时伴心慌、烦躁感甚。初诊时按耳鸣治疗,常规取听宫、听会、风池、完骨、中渚等穴,两周疗程后,患者自诉耳鸣稍好,但心烦感仍不减。再次问诊得知其有颈椎病史数年,遂于原治疗方案上,加刺大椎、陶道,二穴接电针以疏波连续刺激。当次治疗后患者即诉心慌感似有减弱。继续治疗两周后患者诉耳鸣与心慌烦躁感皆消失,唯疲劳时情绪波动有所反复。

案例二、陈某,男,29岁,办公室职员。以焦虑情绪就诊。患者自诉平素易无故紧张,手心出汗,且颈项长期酸痛拘紧。CT片示颈5至颈7椎间盘轻度膨出,体格检查按压颈5至胸1均有酸胀不适感,诊断为交感型颈椎病。治疗方案取双侧风池,病变段夹脊穴,及大椎、陶道两穴,接电针以疏波刺激。五次治疗后,患者诉颈项拘紧感缓解,手心出汗不再,平素紧张情绪虽仍有,但已较治疗前大为改善,考虑其长期性格影响难以彻底根治。现患者坚持每周一次来门诊接受治疗,笔者观察其面部表情较轻松,全无初诊时明显焦虑貌。

案例三、张某,女,38岁,大学教师。自诉记忆力减退,且经常无明显诱因下出现左侧面部虚汗淋漓状。结合患者相关病史、职业特点及体格检查,考虑以交感型颈椎病施治。治以风池两穴,大椎、陶道、陶道下一寸许阿是穴,联接电针疏波刺激。三周疗程后,患者即停止赴门诊治疗。后该患者来电致谢并告知诸症皆愈,面部出虚汗现象也未再发,嘱其注意平时保养,但有复发,随时复诊。

大椎与陶道两穴分别位于第7颈椎棘突下和第1胸椎棘突下,支配颈部的交感神经则一般位于脊髓的胸1、胸2节段。针刺大椎、陶道二穴,可促进软组织内炎症吸收,缓解局部肌肉紧张,减少对神经根及交感神经末梢的激惹刺激。在临床治疗中,一般以30度角许向下斜刺二穴,刺入皮下约1寸。必要时也可在陶道与身柱穴之间寻一阿是点,上中下三针连刺,加强针感。该法既有局部缓急镇痛舒张肌腠的作用,亦拟吾师在用粗针治疗帕金森病中透刺督脉穴位以振奋阳气、疏通经络之意[1]。

督脉提携一身阳气,大椎、陶道布列于斯,承身柱正阳,温煦上行。督脉阳气不通则经脉弊阻,引起脊柱运动功能异常[2],项颈不适。所谓「不通则痛」,但凡肌表经气疏导不利,便或有疼痛,或有拘急。针灸止痛的作用已经现代实验证实[3],祛痛的过程即为通经络行气机。「通则不痛」,气血得调虚实得衡,筋骨得濡关节得利,肌肉腠理自然放松得宜。孟庆越等人的研究认为电针输出连续疏波的镇痛效果较好,能够在短时间内明显减轻疼痛,使肌体有轻松感,不会因刺激肌肉抽动、紧张、痉挛而出现疼痛[4]。

交感型颈椎病表现复杂,诊治困难,笔者结合临床观察,认为针刺大椎、陶道对该病症状的缓解治疗有积极作用。



参考文献

[1] 张海峰, 宣丽华, 徐勇刚, 等. 粗针治疗帕金森病30例疗效观察[J]. 中国中医药科技, 2009,16(4):317-318.
[2] 赵永坡, 韩薇. 督脉阳气与亚健康状态的关系探讨[J]. 中医药学报, 2008,36(4):6-7.
[3] Goldman N, Chen M, Fujita T, et al. Adenosine A1 receptors mediate local anti-nociceptive effects of acupuncture.[J]. Nat Neurosci, 2010,13(7):883-888.
[4] 孟庆越, 王学新. 电针的不同波形及频率对腰椎间盘突出症的效应[J]. 中国临床康复, 2002,6(16):2370.

Typewritings @ Thursday, November 4th,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