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for Typewritings

论中医之不可能获诺贝尔奖

身为中医学生,写下如此题目自是十分「艰难」。这无异于怀里揣着一个宝贝,却对别人讲是一堆废铁而已。

中医,我国璀璨国宝,数千年历史。

西医,近代科学产物,时至今日发展速度令人诧异。

当世界交流日趋频频,两个拥有不同文化背景的科学在中原这块曾经包容无数文明的土地上,自然会产生激烈碰撞。

即使拥有深厚底蕴的传统中医,也不得不在这场较量中向年轻者妥协——「中医好,西医也好,中西医结合更好」。诚然,近代西医发展与成就与中医确是不可同日而语。幸而,历史的积淀才不至于使传统瑰宝输得一败涂地。

一件举世的荣誉往往有可能带动某一领域全新的活力,以及崭新的发展契机。当今世界科学界的盛飨——诺贝尔奖,便是全球科学家拼搏终生的目标。中医的发展、前途、出路,已不仅仅是中国人的责任,更要让世界了解它。于是,诺贝尔奖或许可称作其一出路。

然而,未必身家底子厚势便能获得相应的待遇。以史为鉴,可以明理,笔者特地对1901年至今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获奖情况作一粗略统计并制成表格。

Continue Reading…

Typewritings @ Friday, April 29th, 2005

浅述中国网络民主现象

(毛槪期末论文,老师没有限定议论主题,于是有作此文。)

浅述中国网络民主现象

——兼议17号文件及33号令对其影响


内容提要

2005年3月16日,因为各大高校BBS为响应教育部17号文件,纷纷限制校外网民访问,并实行「实名制」注册。

3月20日,信息产业部实行33号令,对国内非经营性网站实施备案管理办法。

……

继过滤机制(Filter),Great Fire Wall之后,政府对网络文化层面的干涉由不成文的限制到了有明文规定的法律法规的「保障」。本已让广大网民诟病的中国网络民主进程,在2005年春暖花开万物待发、一片欣欣向荣的时节,又一次遭遇打击。

文章通过记录当前国内网络过滤机制与国域网防火墙问题,及草根媒体的崛起,对中国互联网民主现象,话语权不平等,进行剖析与批评。并因政府对于言论管制而造成人为的「群体极化」作若干讨论。


 

没有自由的地方是最危险的。

——罗索

Continue Reading…

Typewritings @ Saturday, April 23rd, 2005

宁波之封建

大年初六晚,随父亲参加同学之间的家庭聚会。

三五往昔好友,于知天命之岁共聚,自是人生一番感叹。举杯频频,意兴蓬勃,天南地北无所不侃。

席间,言及杭州姑娘如何「勒格」。其中一人说道他曾经来杭州,见到满街女孩子牵着男孩的手往前「冲」,心想杭州女孩真是「蛮横」,杭州男孩也委实「软弱」。而后他又在街巷中见到杭州男人手捧痰盂、马桶穿街过巷倒夜香,更是煞为奇怪,念到杭州女人的确「厉害」。

于是,席上所有宁波男人(父亲「曾经」是,来杭卅年,如今回到宁波欲说本地话也字不圆腔不整了,甚至还不时带上「木佬佬」之类的杭州典型方言。)异口同声说宁波男人才没如此「低落」,诸如此类污秽之事非女人做不可,「天底下哪有男人做这种事的道理」。而诸位夫人也帮腔道除非那个男人十分惧内,否则概无男人倒马桶之事,即使家里女人生病了也不例外。

小镇·小巷·小生活

便有人总结,杭州或许比宁波「开放」,而宁波更为封建一点。愕然。不过现在想来,宁波城的气息觉来确实要比杭州古朴。杭州虽有青山碧湖江南水泽天生的雅致,但是作为历代江浙核心地区,拥有开放包容的态度才能使其发展,民风较周围城市开放一些亦是自然。

幸好,这应该只是上一辈,也就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无须耿耿于怀。

Typewritings @ Friday, February 18th, 2005

宁波老建筑边走边看边想

该是不小心踏入了宁波的一片老建筑区,不然怎的会总是抬头低头见到幢幢老屋子?几乎不几步,便看到一堵老砖墙托着一座新建筑,抑或是一面古式飞檐大门,条条旧巷子似给人一份宁静远逸,又像在对人缓缓叙述沉绵悠长的历史……

曾在以前一篇blog中写到「不同于杭州,宁波没有青山翠林的遮掩,埋没于高楼大厦间的古物总让人感觉有些许无奈……」。诚然,在宁波不时能看到的老建筑,总是提醒着人们:这是一个古城,一座有历史底蕴的古城。但是,时代的发展总是和高科技联系在一起,和工业、经济利益密不可分;渐渐地,那些承载着多少故事、多少岁月流光的建筑便不得不没落在现代水泥钢筋之中,慢慢被人淡忘了……许是无奈,许是怅然,亦许是一丝的不忿,却也枉然——旧砖旧瓦们终究要埋没于玻璃幕墙之下,甚至于成为一片废墟,被不知的人还当是垃圾填埋场了!误解、不解,它们都得面对所谓时代迈进的现实。纵然不甘、不愿,无力反抗竟也只能以剩下的残垣破瓦「矗立」着,就似一棵枯败的小草,不肯倒下,让人瞧着虽觉弱不经风但分明透露着生命的倔强!

场景一:

废墟

途经城隍庙旁天封塔,偶然驻足看了看它的介绍宣传栏:塔之历史实是古老,几废几兴,让人喟然。然而今塔是在上世纪80年代新建,新建之前亦有考古,亦有发掘,亦有如雷峰塔般一座地宫为之增添神秘。于是,如今之天封便是将现代砖瓦构建在悠悠历史上之塔……

Continue Reading…

Typewritings @ Wednesday, February 9th, 2005